兀七酒

手速慢到仿佛残废

脑洞段子式《99》

超二神经医生大叔攻×傲娇呆萌学生受


01

七夕

凡辰看着商店推出的各种七夕活动

想起前几天林禹扭捏不正常的表现

“辰辰我最近表现特别好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难道没有什么表示吗?!”

“你想要什么?”

“比如过几天和我约会什么的。。”

……天天见面要什么约会!

林禹:嘤嘤嘤(ಥ_ಥ)

凡辰:啧-_-#

02 不过今天是七夕呢

要不要约林禹那个混蛋吃饭呢emmm

太主动了,才不要呢哼!

……但是送什么好呢

凡辰停在花店门口

要不要买花啊。。。

买什么好呢 玫瑰?

太主动了啊啊啊啊啊啊!

凡·傲娇选择纠结·辰:卒

03

店里的小姐姐就看着门口一个男生

第n次从门口晃过

就看着男生原本服服帖帖的头发在他自己的魔爪下变得乱糟糟,翘起了几根呆毛

店员:啊嘞,是想送花给喜欢的人却不好意思吗。。 想了想她选了一束店里新进的茉莉

走到门口“呃,那位先生,您是要买花吗?” 凡辰:嗯?(T ^ T)

店员:可以试试我们店的茉莉哦,最近销量很好哦!

凡辰:茉莉?(内心os:茉莉不会太突出吧。。)

那就茉莉了!


04

林禹刚出医院,就看见少年在不远处等他,黄昏温暖的光芒映在少年青涩的脸上,这是等他的人。

“辰辰!”

林禹刚出医院凡辰就看见他了

然后就看见林禹张开怀抱朝他跑来

!!!!吓得他把花挡在身前

“送、送你的”脸刷一下红到耳朵根

林禹愣了一下,把少年搂进怀里

“花!花要压坏了!”

把少年搂紧

“辰辰,我爱你”喟叹般的呢喃

“……嗯。”o(*////////*)q


茉莉花语:你是我的唯一


《挽歌》02

周清晏被人追着在小巷子里一路狂奔,后面追他的人叫骂声不断,他又不是打不过,这些人难道就不懂见好就收吗?!难道是他看上去不会打人好欺负吗?!

好吧,他也确实不能打,对方是工部尚书大人的儿子,打了就闹大了……那他偷跑出宫的事不就……啧,纵使他涵养好也想骂人。

然后他就看到了那棵榕树,也是与那人……一生纠缠的开始,不过这都是后话了。

周清晏看到树略一思索,决定上去避一避,一提气上了树,然后……然后就和人抱在了一起。

真是出门没看黄历,这**都是什么事啊!

独孤鶠和周清晏不约而同地想到。

独孤鶠支撑着两个人的重量,脚步声已经听不见了,身上这人跟杆子似的还往这一杵。独孤鶠云淡风轻地表情出现了一丝裂缝,他尽量保持微笑地向那人道:“这位兄台……”

周清晏脑子有点混“啊?”

独孤鶠笑容绷不住了“你能不能从在下身上……”

“下、去!”

“啊,哦好!”周清晏反应过来且立即采取行动。利落地翻了个身从树上下去了,衣袂纷飞间有一点白光闪过。

独孤鶠眸中晦暗不明,但也只是一瞬。随即也落在地上。

周清晏看着那人青衣随风翻起,迎着叶间细碎的光落下,……像仙人一样,他愣怔了一下。然后就看见独孤鶠向他一伸手,周清晏投之以疑惑的目光。

“酒。”独孤鶠又磨了磨后槽牙 ,这小皇子怎么这么傻?想着刚刚看到的宫廷内制的玉佩咂了咂嘴。

《挽歌》01

第一次开坑,啊好激动
*年下宫廷权谋  1v1
*皇子攻×将军受
*肉渣,学生党+垃圾文爱(慎入)
鶠:凤的别称

晋安十年
天历三月中旬

青石黑瓦的巷子里若有若无地弥漫着一股芝麻糖的甜香,阳光透过树叶疏疏落落地铺在地上,静谧祥和。只不时有燕雀啁啾,似垂柳拂过水面漾起涟漪般,添上几分生气。

独孤鶠就是在这个安静的时辰来找陈伯的,去年初春埋下的新酿,想来这个时候也到喝的时候了,趁这次回京,定是要死乞白赖的要上几蛊带回去慢慢喝。

嗯?你问为什么不是几坛?

“走走走,多了没有,每次你小子来,我的藏酒都要少不少!这次新酿我才开封你小子就闻着味过来了!”
“唉陈伯,别急着赶人啊,您这的酒是我喝过第二好的了,所以我才常来的啊!”
“嗯?还有比我酿的酒更好的?是谁?”
“我记得您这儿还有几坛上好的桂花酿。。。”
“砰――”一声,木门贴着独孤鶠的鼻子关上了,抖落了些积年的灰尘。
于是独孤鶠摸了摸鼻子,识趣地走了。

此时我们的独孤将军像抱宝贝似的抱着来之不易的两蛊酒,轻叹了口气。

走到拐角的榕树下,他眯着眼睛,对着树叶间细碎的阳光思考了会人生,忽听见远处有吵闹声,且不断往这边逼近。

“六个人。”独孤鶠瞅着怀里的酒“啧”了声。巷子窄,不避让的话必定会撞上,那这宝贝酒不就保不住了吗?独孤鶠磨了磨后槽牙,一个利落的翻身落到了树上,倚着树干等人过去。

青色的袍子与树叶相得益彰,恰好隐住了身型。

脚步声由远及近,先是一个人跑,再是五个人追,一边追一边喊“小兔崽子别跑”“站住别跑”“小王八蛋”诸如此类的话。将军大人打了个哈欠,心想,这都是什么事儿啊。

被追的那个跑到树下忽然顿住了脚步,“他想干嘛?”独孤鶠琢磨了一下。然后树叶“哗啦”一声响动,一个人影窜了上来,窜上来的那个估计也没想到上面还有个人,但身形又收不住,蓦地和人抱了个满怀。

独孤鶠怀里有酒,咕噜被人一撞,便往下滚去,他伸手去捞,却奈何被人压着动不了,眼睁睁看着它们滚了下去。可能是他生无可恋的眼神太过震撼,趴他身上的那个人一只手撑住树干,另一只手飞快地抓住了酒蛊上的绳子,避免一场悲剧的发生。

“你――”刚要出声,后面五个人的脚步声便过来了,被少年一把捂住嘴。少年少了一只手支撑,整个重量便压在了独孤鶠身上。树干轻轻“咯吱”一声,独孤鶠暗叫不好,连忙提气用内力支撑住身体,避免压断树干――两个人因此靠的更近了些,几乎是抱了个满怀的姿势。

于是两个陌生人就以这种尴尬的姿势靠了一会儿,直到混乱的脚步声经过树下又飘远直至听不见。

人生若只如初见,哪怕相逢不相识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这丧心病狂的第一次(并不)见面。
不过这个时候彼此都不认识就是了。

小剧场:
独孤鶠:明明第一次喝酒的时候陈伯很大方的啊,为什么现在越来越抠门了(委屈)想要喝个尽兴太难了(叹气)
陈伯:(气的翘胡子)你还好意思说!我多少藏酒被你喝了!真是气死老夫了!
作者:小鶠子你收敛点,当心以后没酒喝。

少年:(扒着作者)本殿下的名字呢???没有名字怎么在阿鶠面前留个好印象?
作者:(慈爱)乖,还没想好。而且人家对你本来也没什么好印象。
少年:(冷漠.jpg)